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对宝贝儿子的爱

对宝贝儿子的爱 金陵城东一座大宅院的小花园里的各种鲜花也争相绽放,在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。在花园小亭中的坐着一位身着淡黄裙襟的约看似30岁左右的美若天仙的艳丽无比的女子。她那沉鱼落雁般的娇容上有股深深的痛苦和悲伤,完全没有欣赏鲜花的神态。她的目光迷离的看着远处,嘴里不停的道:“志儿,..

安抚儿子

安抚儿子 文治只说了一声「我回来了」就二句不说的跑到自己的房内。  我非常的担心,身为母亲,孩子的一个脸色就能大概的察觉出来发生了什麽事情。当我生文治时,和死神相赌的情形,接受医生的忠告从此不能再怀第二胎,终生守着文治这个孩子。  我马上追随在他的後头,进入文治的房内,看到身体翻转过来,眼睛..

慈母为儿春心动

慈母为儿春心动 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,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,父亲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,娶了两个太太,是一对出身名门的亲姐妹,外公是云南有名的神医,母亲姐妹三人,多才多艺,貌美如花,是昆明出名的姊妹花,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,大姨妈是大太太,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,..